除了小草还有什么app

..co,最快更新小妻吻上瘾最新章节!

此刻的青轩,孤独地住在郡主府。

因为明天还要上班,衣服也不够,他正准备让Jack给他收拾几套过来。

谁知,他前脚刚进郡主府,夜安后脚就来了。

他笑呵呵的,穿着一套休闲私服,没有往日的西装革履,这样的夜安让人感觉亲和了不少。

他一进门就望着青轩,道:“呦,这是搬进来了?”

青轩完没有想到会遇上夜安!

俊脸通红,也写满了尴尬,他赶紧上前恭敬道:“安郡王。”

夜安忽而收敛了笑意,认真地审视着他:“结了婚,领了证,到现在连岳父家大门正式拜访一下都没去过。

不懂事也就罢了。

也是头一次结婚,很多繁文缛节并不懂。

但是,卓希大人也不懂事?

清纯妹子秋千椅上的悠闲时光

他可不是第一次结婚了,岂会不知道尊重一下女方的家长、上门拜见一下?”

青轩顿觉压力山大!

他刚从那边避难,逃到这里,结果又被岳父抓住了。

青轩温声道:“因为我跟纯灿商量过,等她下次放假回来,就安排两边父母正式见面。”

夜安面色终于缓解了。

他走到沙发前落座,指着对面:“坐吧!也算是这里的郡马爷了,自己家里,不必拘束。”

青轩松了口气:“是。”

他赶紧落座。

夜安已经给这边派了几名府兵,还有女佣。

茶水很快备上。

夜安正坐,端起尝了口,又问:“婚礼的事情,跟纯灿有什么自己的想法没?

我看太子殿下大婚的直播,东方婚礼的效果也是不错的,挺有特色。

如果喜欢西方的,也可以,到时候可以在星欧俱乐部办,举行一场露天的就挺好!

们两个孩子,有什么想法没有?”

青轩温和地笑着:“有的。我们不办婚礼!”

夜安一愣!

好不容易舒缓的面容微微僵住。

但是他保持住,不动声色,只动嘴:“什么意思?”

他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,不办婚礼,这小子就想把人骗走?

青轩温声道:“我跟纯灿商量的是,就等我们俩都有年假的时候,一起旅行结婚,顺便度蜜月。”

夜安:“然后呢?”

夜安思忖着,如今诚灿在牢里,一个月才能探监一次,安郡王府清冷的很。

如果纯灿跟青轩愿意早点开枝散叶,添个小外孙、外孙女什么的,他倒是可以忍受一下男方在婚事上的失礼之处。

毕竟,孩子们自己过得幸福,就是最幸福的事情。

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,他就大度些了。

青轩想了又想,把自己跟纯灿的计划都说了:“因为我们的事业都在起拔期,所以暂时不要孩子,35岁以后,再考虑孩子。”

夜安有些困惑:“35岁之前不要孩子?去结扎?”

青轩又红了脸。

他没想到老丈人问的这么直白,错开眼神,回答:“纯灿说,她吃避孕药就可以。”

哗!

夜安猛然站起身!

这画面一如不久前虞丝莉在餐厅里的那般!

青轩因为有了经验,本能地直接从沙发上跃起翻到了沙发后面去!

他满是戒备地盯着夜安:“安郡王……”

夜安气的面色铁青:“哼!”

他大步离去了!

夜安是个温润儒雅的男人,从来君子动口不动手。

但是这次,他觉得他跟青轩说不通了。

然而,夜安没有回去。

他就站在郡主府的湖边,直接拨通了卓希的电话。

那边很快就接了:“安郡王。”

“卓希大人!”夜安的态度很强硬:“两个孩子就这样领了证,本该是皆大欢喜的事情。

但是我刚才跟青轩谈过,他说们不打算给孩子们办婚礼!

我乔夜安虽说已经降为郡王,但是在宁国的影响力也是有的,我好不容易养大的女儿,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嫁了,就是们男方应有的礼数?

小风结婚的时候,Jack结婚的时候,他们谁的婚礼不是办的热热闹闹的?

们是不是存心瞧不起我乔夜安?

还有后代的问题!

现在人大米有农药,瓜果蔬菜都有农药,走在大街上有汽车尾气,在家门口逛逛还有雾霾,就连坐在家里还有电脑辐射!

生孩子这种事,宜早不宜晚!

拖得越久,身体越差、孩子的基因也越差!

我们纯灿是我的心肝宝,早点生孩子,也能让纯灿早点恢复!

如果们没时间带,我可以啊!

们是不是瞧不起我?

是不是觉得给我家办婚礼是浪费、让我带孩子就一定带不好?”

“没有没有,安郡王误会了!

婚礼跟晚育的件事情我们也是刚知道,莉莉也被气的病倒了呢。

安郡王,孩子们的婚礼一定会办,这件事情一定……”

卓希说了一半,原本睁不开眼的虞丝莉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!

在众人震惊地目光,她抢走了卓希的电话!

她对着夜安道:“安郡王,现在有时间吗?

纯灿工作忙就算了,但是在家里就可以!

我跟卓希这就过去上门拜访,把彩礼、聘礼、婚礼的事情都谈一谈!

我知道安郡王府现在人丁不多,我建议青轩跟纯灿多生孩子!

他们一直担心生孩子会影响自己的事业,但是我觉得,为了减轻孩子们的负担,我们做父母的,是时候挺身而出了!

三年抱俩,第一个孩子给带,第二个孩子我来带!

他们要是嫌弃婚礼麻烦,那婚礼我们自己来操持,等婚礼当天让他们穿着礼服过过场子就行了嘛!

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这样,被大人们宠坏了,各式各样的理由,都是因为太懒了!

我们解决了孩子们的后顾之忧,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反对的理由了。

所以,咱们还是赶紧见个面,把事情给他们定下,看是不是?”

“是是是!”夜安瞬间喜笑颜开:“哈哈哈,亲家母啊,说的太对了!

们现在过来吗?

我在郡主府等们!”

虞丝莉:“青轩在吗?”

夜安:“在!要不是他,我怎么会生气给们打电话呢?”

虞丝莉:“劳烦亲家帮我盯着他,别让他跑了!”夜安:“放心!俗话说的好,老丈人就是老泰山!泰山压顶,他还敢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