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官网app下载

..co,最快更新小妻吻上瘾最新章节!

沈歆旖发现了迩迩,立即冲过去,把它抱起来,只提着它的尾巴开始数。

“一~二~三……”

“母、母后!孩儿已经长大了,别,轻点!”

“五、六……”

“母后!”

倾慕瞧着妻子手中倒挂的小狐狸,太惨了,整个儿地倒挂在空中,尾巴还被人捏在手心里。

他实在看不下去,上前抱起迩迩:“歆旖,好了好了,咱们回家,回家再数。”

片刻后。

沈歆旖趴在大床上呼呼大睡,倾慕则舒服地泡在按摩浴缸里,还搂着小狐狸,给它揉屁股。

迩迩的内心万分崩溃!

小时候,倾慕也带着他一起泡过澡,但是现在他都长大了好不好?

超暖心圣诞节少女的温馨写真

虽然他外表是狐狸,但是他内心还是男人,这样跟父亲一起泡在浴缸里,还被父亲揉着小屁股,感觉太奇怪了。

倾慕还捧起水,往它毛发上浇下来,道:“乖哦,我要给打沐浴露了。”

迩迩:“……”

它抬头,却见倾慕的脸颊特别红,酒气特别重。

这才恍然:沈歆旖酒量没有倾慕好,所以醉的比较早,而倾慕这是回来之后,才开始上头啊!

父皇这分明就是醉了!

迩迩立即消失在倾慕手中,给倾慕施展了清洁术,点了睡穴,变出睡衣,把他变到床上去。

小狐狸抖了抖自己身上的水珠,周身光圈流转。

下一秒,一位风华绝代的美男出现在倾慕夫妇的卧室里。

迩迩莞尔一笑,眸光透着无奈,消失在父母房中。

太子宫。

天台。

迩迩来的时候,发现圣宁也在。

只是她收敛了神力,让万物感知不到她的存在。

迩迩眼中有讶然:“怎么在这里?”

圣宁笑了:“看星星呀!”

而迩迩,如今也不会每天都来了,只是一周会来一两次。

有时候,他觉得这里能距离小时候更近一些。

其实,这里会让他觉得,他距离圣宁更近一些。

迩迩不止一次在心里想着:如果小时候的时光能永远定格,定格在他们初见,她圆滚滚的小身子对着它伸出两根手指,示意它的名字叫二二,然后,它绝倒。

就定格在那里就好了。

迩迩眸光微烫,隐忍下复杂的情绪,淡然一笑:“为兄~就陪一一看看星星吧!”

圣宁:“好啊!”

她指着天上的一颗星:“那是萌太祖,要注意哦,一旦有一天,这颗星星话落,就表示有个孕妇要怀孕了,们九尾狐的老祖宗就转世投胎了。”

“是吗?”迩迩一直在搜寻萌太祖的踪迹:“怎么知道?”

圣宁没心没肺道:“澈教了我占卜之法,我占不到的!”

迩迩默了半秒,笑道:“原来如此。他神力高强,要好好向他学习。他终究是天地间最能保护的人。”

圣宁有些羞赧:“嗯。”

兄妹俩就这样并肩坐着,仰望着同一颗星。

迩迩幸福地想着,今天的月色,真的是他最近见过的,最美的月色。

就连空气都变得香甜了。

“小宁儿。”

突兀的声音,轻飘飘地在兄妹俩身后响起。

圣宁吓得一跳,回头望,但见澈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们身后。

迩迩一愣,起身,来到澈面前:“见过帝君。”

澈平静地看了迩迩一眼,对着圣宁伸出手:“过来。”

圣宁欢快地跑过去,将小手放在他掌心里:“怎么过来了?”

“处理完公务,想了。”澈微笑着,眸光里满是缱绻深情,指尖轻抚过她的脸颊,他温柔地问:“星云殿的七仙女们,为织了三套嫁衣,过去挑一套吧。”

圣宁惊讶:“这、这么快?”

澈点头:“必须的。”

圣宁侧目望着迩迩:“哥哥一起去吧!”

迩迩淡淡一笑:“我该回青丘了。”

而后,他等着圣宁他们先走。

澈定定地望着他:“先走吧。”

迩迩对澈作揖,算是与君道别,而后消失在苍茫的夜色里。

圣宁一记粉拳砸在澈的胸膛:“干嘛?”

澈轻笑着:“我吃醋,谁让大半夜跟他跑出来看星星的,让他先走嘛!”

其实,澈吃醋是真,但是更主要的原因是,他也有点心疼迩迩了。

不想再让迩迩看见圣宁转身离去的背影。

徒留他一人在这里,与星空作伴,物是人非,实在……残忍!

澈拥住圣宁,一声龙啸,下一瞬,两人便消失在原地。

天宫里永远没有夜色。

传闻只有接近银河的地方才有。

圣宁上一瞬活在晚上,下一瞬来到天宫,望着周遭仙气与强盛的光芒流转,一时有些怔然,好似梦境。

澈牵着他的走,往寝宫而去。

一路上,提灯的仙娥纷纷对他俩尊敬地行李。

寝宫的某间殿门,上面有个牌匾,写着:宁澈宫。

圣宁一惊:“这……这不是海底的那块?”

“对,”澈笑了:“我不舍得丢弃,而海底宫殿已经换了主人,再叫这个名字,有点喧宾夺主了,便将它移到了这里。喜欢吗?”

他看向她,时刻注意她脸上的变化。

仿佛只要她说不喜欢,他就立即把匾额砸碎再换新的!

圣宁嫣然一笑:“喜欢!”

她忽然原地起跳,在澈的脸上偷袭了一个吻:“谢谢,有心了。”

澈激动地望着她,迷人的容颜立即泛红,努力抑制心中的欢喜:“喜欢就好!”

七仙女都立在殿门前。

见他俩过来,齐齐唤着:“见过天帝陛下,见过天后陛下。”

宫门打开。

澈松了手,温柔道:“去吧,挑喜欢的,不满意的地方也告诉他们,让他们修改。”

圣宁歪着小脑袋,问:“不去?”

澈深深凝视着她,而后道:“我想,大婚那日再看!”

圣宁笑了:“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,哈哈哈!”

转身,她像个快乐的孩子,一溜烟跑了。

澈望着此情此景,觉得满满的幸福洋溢在胸膛,生命伊始至今,终于真正鲜活了起来。

信手拈来一棵连理树,再信手拈来一根秋千,澈飞身去秋千架上坐好,慢慢等。

路过仙娥都不敢置信。

这还是那位狂野倨傲,霸气冷酷的海神尊上吗?

不,不是了……从此,有圣宁公主在的地方,他都只是小宁儿的温柔丈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