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女郎司徒丹妮

白汐看出了他眼中的讽刺。

“是,我对他印象很好,在澄海国际的时候他帮过我,他出来建立酒店的时候也专门找我做他酒店的副总经理,就连我这次来,他也很照顾,我觉得朋友之间相互帮助是应该的。”白汐说道。

“们之间是普通朋友吗?”纪辰凌眼中更冷了几分。

她觉得,要是他们没有交往,他怀疑她的人品是应该的。

但是他们交往过,他应该知道她的,她不可能乱来男女关系。

她也懒得解释了,“要是觉得不是普通朋友,我也没有办法,说不定哪天,还真的不是普通朋友了,我现在如果再信誓旦旦,不就打自己脸了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纪辰凌拧起眉头。

“字面上的意思。”白汐回道。

白啸冶看他们要吵架了,立马说道:“我觉得不可能,那个陆泽逸,不管是长相,身材,能力,地位,钱财,都不如纪总,白总又没有眼瞎对吧?”

“的马屁是从马那里批发的吗?”白汐讽刺道。

纪辰凌的脸色更差了。

白汐这句话的意思是,否定了白啸冶刚才说的。

草帽女孩的夏天

“是要和他在一起?”纪辰凌问道。

白汐真觉得,纪辰凌有时候智商是被狗吃了的,不想说话。

车子在酒店门口停了下来。

白汐拿着包,推开了车门,先下车,也没有走去电梯,不想跟纪辰凌坐一辆电梯,她从楼梯上去,直接去了餐厅。

纪辰凌看着她从楼梯上上去,一股无名火克制着,脸阴沉的可怕。

纪辰凌走到了电梯前。

白啸冶看纪辰凌脸色难看,说道:“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,他们的话要反着听才对,比如,问她要吃什么,她说随便,那肯定就不是随便的,随便找了一个餐厅,她肯定生气,问什么原因,她又不说。”

纪辰凌抿着嘴唇,不说话,脸色还没有好。

“我觉得吧,白总想要帮陆总,应该是不想欠陆总,如果她真的想和陆总在一起,早就在一起了,也不会等到现在,对吧?”

纪辰凌依旧没有说话。

电梯门开了。

白啸冶跟在纪辰凌的后面,进去,继续说道:“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,我每次和我老婆吵架,把她伺候舒服了,第二天肯定就和好如初了。”

纪辰凌看向白啸冶。

“联通,移动,就是沟通,能够坚决任何问题。”白啸冶暗示道,笑的特别猥琐。

纪辰凌一开始没有明白白啸冶说的联通,移动,沟通什么鬼。

但是,男人的脑子,本来就擅长发散性思维,又容易想到那里去,这下,他明白了白啸冶说的联通,移动,就沟通了,是什么意思。

“去帮她把行李拿下来。”纪辰凌吩咐道。

白啸冶面有难色,“我倒是想去她门口等,但是没有门禁卡,我上不了十九楼啊。”

“她是从楼梯上来的,如果我猜的没错,她应该先去餐厅了,去餐厅里等她就可以了。”纪辰凌说道。

“啊?”白啸冶看向电梯,已经过了三楼了,“纪总知道她在餐厅了,为什么不也去餐厅啊?”

纪辰凌紧绷着下巴没有说话。

因为……他也在生气!!

白啸冶上了十八楼后,又去三楼。

果然,他在三楼的餐厅看到了白汐。

她已经拿了一盘虾,一份羊排,一杯西瓜汁,坐在那吃。

“白总。”白啸冶打招呼道。

白汐不想理会白啸冶,他也是个难缠的人。

她低下头,继续吃。

白啸冶去拿了两份牛排,一份虾,直接坐在了白汐的对面。

白汐:“……”

“空位置很多。”白汐提醒他道。

“这里我就认识白总您了,白总,也别生气,长的太漂亮了,性格又好,容易被单身的男人盯上,我家纪总只是爱吃醋,不是不相信的意思。”白啸冶解释道。

“倒是很了解他,跟在他身边多久了,不超过一年吧?”白汐问道。

“有些人,相处十年,对方依旧是陌生人,有些人,不过一周,就仿佛找到了知己,这跟认识多久没有关系的。”白啸冶解释道。

白汐想了下,问道:“纪辰凌一年前跳下瀑布,这件事情知道吧?”

“我听傅总说过,外面也有新闻大肆报道过这件事情。傅总把我给纪总的时候,纪总叫岑学曦。”白啸冶说道。

“之前,纪辰凌去美国,没有跟着去?”白汐问道。

“我刚好在处理其他事情,分不开身,我说呢,为什么纪总正眼都不看一眼安馨姐,确实,要是我有白总这样的女朋友,其他女人,我看都不想看一眼。”

白汐扯了扯嘴角,“这些话,我已经录下来了,我给老婆停下,猜,会有什么样的结果?”

“啊?”白啸冶惊慌,请求道:“这样,我家都回不了的啊,老婆没有白总漂亮也就算了,这个老婆再离家出走,我这人生就不要过了。”

莫名的,白汐被白啸冶给逗笑了。

他很贱,但是他那种贱让人讨厌不起来。

“我跟开玩笑的,没有录。”白汐说道。

“我就知道,白总长这么美,怎么可能会跟我一个小人过意不去,可以要做我未来老板夫人的。”白啸冶笑嘻嘻地说道。

白汐沉下眼眸。

她会成为纪辰凌的妻子吗?

不知道为什么,觉得不太可能。

饭后,白啸冶厚着脸皮跟着白汐到了十九楼。

白汐刚和纪辰凌吵过架,这样搬去他的房间,总觉得变扭。

可白啸冶不给她变扭的时间,拎着她的行李就走,就怕她会后悔,嘴巴里面还说着:“们本来中午要一起吃饭谈事情的,现在都吃好了,吃好了也好,这样谈工作就心无旁骛了,谈好后,下午还得跟的老板汇报的吧?”

“嗯。”白汐应了一声。

白啸冶说的她,不去也不可能,毕竟真的要谈事的。

不一会,她就站在纪辰凌房门口了,本来可以用房卡直接打开的,想了下,还是按了门铃。

纪辰凌过来看门,看向她,“下午我们去看下陆泽逸,把他工作证还给他,跟他说清楚,免得他以为自己有机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