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秋葵无app免费下载

♂? ,,

云青兮下葬的这一天。

也是葬礼的最后一天。

倾蓝夫妇几乎送走了前来北月参加葬礼的部国宾。

唯一眷念不舍的,就是外媒了。

因为凌冽夫妇跟乔歆羡夫妇还没有离开,并且受邀入宫参加家庭晚宴。

外媒们对于这两对夫妇的兴趣远远大过一切。

而此次乔歆羡决定过来,也是因为凉夜。

毕竟凉夜心中司南永远是亲弟弟。

当初在中国的时候,她19岁怀孕,女扮男装吃茶商场,一直是秦芳跟司南追随着她,照顾着夜康。

这份感情,可以说在无坚不摧的基础上,被斑驳的岁月渐渐腐蚀,所剩无几了。

当凉夜他们被迎接到寝宫里,站在大厅里的一瞬间。

钢牙妹甜蜜笑颜秀美动人

她再也听不见秦芳毕恭毕敬地唤着:“小姐!”

也再也听不见司南撒娇一样的依赖:“老大!”

不等众人谁再开口,她先发制人地唤着:“干爹!”

纳兰庭瞧着他们过来,从沙发上站起身走过去,对着凉夜点了个头,然后恭敬地对着凌冽夫妇:“陛下,皇后,让们百忙之中抽时间过来参加青兮的葬礼,还一直住在宾馆里,实在是委屈们了。”

慕天星立即到:“纳兰大人不要这么说。

谁家都有红白喜事,更何况是嘟嘟的外婆呢?

而且北月这边,云家几乎没有什么根脉,可以帮忙的亲戚本就不多。

葬礼的那几天,刚好是们最忙最忙的时候,所以倾蓝说让我们来寝宫住,我们总怕打扰了。

我们既是亲戚,又是外宾,对于北月一些民族的风俗然不懂,所以也帮不上忙。

我们心里也是过意不去的。”

纳兰庭当场老泪纵横起来:“皇后一句纳兰大人,让我心里踏实多了。

这是陛下跟皇后始终记得我,宁国还记得我。”

凌冽上前轻轻拥住了这位老人,温声道:“纳兰大人,不管您是否退休了,您都是宁国的纳兰丞相。

如今人上了年纪,身体可一定要好好注意。

北月如果实在无法习惯,可以回宁国去。”

轻轻放开,凌冽望着纳兰庭,目光深沉:“宁国永远欢迎您,永远是您的家。

我们永远无法拒绝一个为了国家奉献出多年青春、才学、智谋、情怀以及坚持的政治家。

纳兰大人在我心目中,是宁国现代史上最为杰出的政治家。”

纳兰庭心中感动不已。

乔歆羡夫妇也上前宽慰他,让他放宽心,还说如果他愿意回去的话,大家都愿意给他养老。

不远处,司南面色痛楚,毕竟刚刚失去了自己的爱妻。

他走上前,对着凌冽夫妇到:“陛下,皇后,今日忙完小青的最后一件事情。

现在才有机会招待们,很抱歉。”

他看着乔歆羡夫妇,望着凉夜。

有些什么东西来了又去,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:“王爷,王妃,谢谢们能来。”

凉夜深深看了他一眼,叹了口气道:“如果愿意,可以跟父亲一起回宁国。”

“不了。”楼上,清雅跟倾蓝牵着嘟嘟缓步下来了:“我的家人,我会照顾好的。”

倾蓝是唤了掠影亲自在宫门口接的凌冽他们。

而清雅这段时间因为丧母之痛被折磨的夜不能寐,倾蓝跟曲诗文要了之前治疗失眠的药方,日日亲手熬药喂给清雅。

清雅喝了,紧紧抱着他,确定他就在身边,这才能睡。

其实谁都能看出来,对于云青兮的死,清雅心中有愧疚。

毕竟是她跟母亲大吵的时候,母亲忽而发病的。

虽说,云青兮的身体已经不行了,去,也就是早晚的事情。

司南给了清雅一个耳光,质问她到底有什么事情非要在重病的母亲的病房里那样闹。

清雅始终不说话。

纳兰庭夫妇也是沉默不语。

直到倾蓝迅速带着嘟嘟回来,倾蓝听说清雅挨了打,这才将事情盘托出。

纳兰庭恍然大悟,司南更是震惊不已。

而妻子之前确实有一段时间神神秘秘的,尤其是清雅好不容易离开了北月,云青兮立即开始关注股票了。

也就是那时候,纪家的股票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。

司南因为这件事情,原谅了女儿。

纳兰庭也安慰清雅,道:“给也没有多大关系,母亲本就是这样的状况,不要自责。”

倾蓝这段时间真的是瘦了一大圈。

白天处理各种葬礼的事情,晚上又照顾不能入睡的清雅。

有时候清雅半夜睡觉,自己作梦吓醒,就是喝了倾蓝熬的药,也不能避免。

所以慕天星抬眼望去,就看见不仅仅是倾蓝瘦了,就是清雅也瘦了,这两个孩子都面色疲惫。

嘟嘟看见凌冽他们,立即从父母的手中挣扎着往下跑:“皇爷爷!皇奶奶!”

凌冽立即上前将嘟嘟抱起来,亲了亲孩子的小脸:“乖,嘟嘟乖。

以后下楼的时候只能慢慢走,不要再跑了,万一摔了,皇爷爷该心疼坏了。”

嘟嘟搂着凌冽的脖子,小声道:“圣宁姐姐。”

凌冽笑了:“一一在宁国。”

嘟嘟的小脑袋四下张望起来,又问:“哥哥,哥哥呢?”

凌冽望着他:“迩迩哥哥也在宁国。”

“叔?”嘟嘟轻轻摸着凌冽的脸颊:“叔?”

“小五叔也在宁国。”凌冽叹了口气,温声道:“要是想他们了,就跟皇爷爷回去?”

嘟嘟回头望着倾蓝。

倾蓝笑了笑:“嘟嘟,要是跟皇爷爷回去,爹地妈咪是回不去的。”

嘟嘟很认真地想了想,对着凌冽摇了摇头。

不管外面的世界多么精彩,对小孩子来说,在父母身边便是最安稳的。

凌冽深深看了他一眼。

也不知道倾蓝夫妇后续忙起来了,还能不能将嘟嘟照顾好。

但是儿孙自有儿孙福,有时候,他们也看不了那么远,更管不了那么宽了。

“父皇母后,姑奶奶,姑爷爷。”倾蓝夫妇走过来,一同跟长辈们打招呼。

众人一番寒暄后,徐步走向了餐厅。

众人落座的时候,纳兰庭望着凌冽他们,到:“陛下,们也看见了。

们四位过来了,我们餐桌上也才就这么几个人。所以我们要是再一走,孩子们更显得孤单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