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樱桃app高清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喜欢江怡吗?”直到纸张没位置了,严忧才停下笔。

严忧点头,“喜欢,非常喜欢,江怡她喜欢粉色,我给她买了很多粉色的东西,她本来很喜欢的,但之后……”

说到后面,他捂着头,很是痛苦的模样,“怎么办,江怡讨厌我,她说,她害怕我。”

严忧还在喃喃自语,绫清玄又想起资料上的信息。

他是自己主动来这的。

“绫医生。”医护为难道:“先把蜡笔收起来吧。”

万一病患失控把这吃掉就麻烦了。

绫清玄朝严忧伸手道:“笔用完了吗?”

严忧摇头,“没有,我想她了。”

“那乖乖的,时间结束,就把笔还给我。”绫清玄说道。

严忧似乎也没想到,这人不动手抢,也不责骂他,只是简单这样说。

清凉私房的衬衣妹子的唯美写真

他点了点头,笑道:“谢谢医生。”

严忧说到做到,没做什么别的事,专心拿着纸写着江怡的名字。

绫清玄坐在不远处填写着日志和药物治疗情况,察觉到有目光时不时朝她袭来。

忽的一抬眸,她与叶晨的目光对上。

男人移开目光,把手里的千纸鹤放到一边。

医护教的根本就不是这个,他是在叠自己想叠的东西。

娱乐时间结束,严忧依依不舍的将最后一点蜡笔交给绫清玄。

“谢谢医生,这些纸我能留着吗?”十几张粉色的纸,被他工整的放在一起。

医护就在旁边,一听立刻拒绝,“不行,绫医生,病患发病时有可能会做出吞纸等各种行为。”

绫清玄也知道患者的各个情绪都不稳定,她朝严忧伸手道:“我可以帮保管,去病房的时候会带给看的。”

“真的吗?”相比带了他们一段时间的医护,他好像更相信眼前刚见第一面的绫清玄。

“真的。”

严忧把纸给了她。

娱乐时间结束,病患们一起吃饭。

绫清玄端着盘子坐到叶晨对面,见他用伤了的手拿着勺子,目光微沉,“的绷带呢?”

叶晨没说话,仿佛眼前没人一样。

绫清玄伸手过去,男人受惊的将自己的盘子甩到地上。

安保立刻有人赶来将他压制住。

一人惊动,其他人病患也闹腾了起来。

“这个病患是我负责的,我来安抚。”

绫清玄从安保的手上拉过叶晨,其他人去镇压其他病患了。

“别碰我。”叶晨甩开绫清玄的手,声音发闷。

【宿主,反派,反派的好感度到达99了。】

什么?

男人目光微湿,仿佛带着点点星光。

绫清玄直觉不对,再次伸手把他拉住。

“安保,这边麻烦们了。”绫清玄交代后,一路将叶晨拉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。

“叶晨,……”

绫清玄话音未落,男人垂下的眸子中落出泪水,他咬唇啜泣,“妻主。”

轰隆——

仿佛雷劈下的一声巨响。

zz也愣住了,【我去,这不是,这不是江离对宿主的称呼么!】

还有这爱哭的性格,我的娘诶!

绫清玄心口微跳,紧紧抓住他的手腕,“江离?”

江离点着头,半是生气,半是委屈,“妻主,我好害怕,这是哪,大家都奇奇怪怪的。”

绫清玄从未想过,或者说,还没有这么快想过,会再次遇到以前位面的小家伙。

可偏偏在这个位面上遇到了。

江离还和以前一样,边哭边扑进她怀里,“妻主,为何对别人那般好,不是说过只对我好的吗?”

想起刚刚那男人,江离又是一阵委屈,“莫非是厌烦了我,才这般的吗?”

“别哭了。”瞧他双眼都哭红了,绫清玄无奈的将他抱紧,这小哭包真是一点都没变。

按照他的话来看,他应当不记得当时位面结尾发生了什么,只是这个喜欢她的人格突然出现。

就算绫清玄一一解释,也说不清,不如让他当下安心就好。

“好,我不哭了。”江离抿着唇,在绫清玄身上蹭着眼泪。

“没事的,别害怕,其他什么都不需要管,我会陪着的。”绫清玄拍着他的背安抚。

“那也不准看其他男人,不准对其他男人好。”江离顺杆子往上爬。

绫清玄点头,“行,我只看,只对好。”

江离仰着头,“那亲亲我!”

绫清玄:……

亲亲亲!亲到满意为止!

捧着小家伙的脸,绫清玄亲到他快窒息,江离心情这才好点,紧紧揪着她的衣服,小声哼哼。

“妻主,我肚子饿了。”

绫清玄:……真是熟悉的对话。

“待在这,我给拿饭?”

江离拼命摇头,“我不要,我要跟在妻主身边,离开我的话,我就不吃了,饿死也不吃。”

“那一起吧。”绫清玄摸着自己的钱包,食堂不好吃,带小家伙去医院的商店里买东西吧。

两人走在走廊上,江离不满道:“牵手。”

绫清玄一把牵住了他的手。

遇见医护,绫清玄也干脆没有理会。

若不是还有人经过,江离恐怕就要缠到绫清玄身上了。

“绫沫,这是……”主任医师拿着药单,刚出门就遇上了这两人。

绫清玄一本正经道:“配合。”

主任了然笑道:“我们绫医生很快就投入工作了啊,好好加油。”

主任走后,江离抱紧了绫清玄的腰身,“妻主……”

周围不熟的环境,还有这些没见过的人,让他心里都有种陌生感。

这些人跟绫清玄都认识,但他一个都不知道,好像他不在她的世界里一样,这让他很恐慌,很不安。

绫清玄摸着他的脑袋,捏了捏他的脸,“好好站着,不然不牵手了。”

江离鼓起腮帮子,“妻主,太过分了。”

眼一红,他捂着脸,“我见妻主,好生欢喜,但却不与我亲近,我……”

绫清玄叹了声,将他的手拿开,“江离乖,别哭了,再哭都不好看了,听话的话,待会儿吃晚饭,奖励跟我一起休息,好吗?”

江离眨巴着眼,“奖励我一起睡?”

绫清玄:“……对。”意思好像是那么个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