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幕网app下视频

“师父,真的不打算回去了吗?”倾羽望着眼前的尊者,只觉得他好寂寞。

或许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,而她觉得,师父的秘密是孤独的,也是执着而深沉的。

尊者侧过身,目光透过小窗细看着篱笆内细细的草药们,道:“我不回去了,这些草药存在的地方,就是我的家。”

院中——

纪雪豪望着金珠,微微思忖着,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:“我想要在历史中增加一笔,哪怕只有一句,留给后人看的。能帮我吗?”

“想加什么?”金珠自然明白宫廷文献的重要性。

那些东西都是有史官先打了草稿,给了她父王看过后,得到允许了,才能正式编纂成册的。

所以,并不是谁想要加上一笔就可以加上的。

历史上的一笔,不是那么简单的。

纪雪豪从她的口气里听出了此举艰难,便道:“不然,挑一本已经成册的文献,我加一句话进去,用别的语言加,保证别人看不懂,也保证父王、文官都看不懂。只要想办法帮我偷一本出来,我写好了,再悄悄放回去就成。但是,不要历史太远的,最好就是近期的。”

因为他害怕,年代太久远,与现代的亲人们估算的年限有所偏差,现代的亲人们可能不会发现。

他着急的样子落入金珠的眼,让她心中疑惑,却也暗暗高兴。

Evelyn公园里的秀美时光

她是真的喜欢这个男人的。

从前看着他号令将士、指点江山、义薄云天、金戈铁马,现在又看他气质出尘、龙姿凤表、英俊无双,她的心,跟她的魂,几乎就拴死在他这棵树上,无论如何都回不了神了。

点了个头,金珠道:“说的这件事,我不是办不到,只是风险很大,很难办。”

纪雪豪抿了抿唇,道:“拜托。”

这是他人生中屈指可数的几次求人。

金珠看出他倨傲身影中透出的退让,心情大好:“我有三个条件!若是答应我,我便帮这个忙!七日之内,便将史册拱手相送,任由添加一笔之后,再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回去!”

“说!”

纪雪豪几乎脱口而出!

只要能救倾慕,别说是三个条件,就是三百个、三万个,他也会答应!

而金珠望着他信誓旦旦的模样,心中更加怦然心动了。

原来,姑姑曾经说过,爱情就是看着他,心跳自然就乱了,这句话是真的。

可惜了,她姑姑那样一百年才能出一个的美人,如今却落得了这样的下场!

“第一个条件,就是,让我以妻子的身份陪着住下来。我知道现在练的太极需要童子之身,所以,我也只是安静地睡在的旁边,我保证,绝对不会碰一下的。以后每个月的初一至十五,都要跟我一起住。”

金珠的第一个条件刚刚说完,纪雪豪就沉默了。

他就知道,这些条件不会这么简单。

拧着眉,他的口吻透着前所未有的清冷:“说说其他两个条件!”

谁知,金珠听出他口吻里的不赞同,侧过身,银牙一咬,道:“第一个条件要是做不到,后面两个也不用了!史书文献,自己想办法吧!”

纪雪豪:“……”

二人就这样在雪地里僵持着,谁也不肯让步。

而倾羽就在尊者书房的小窗口盯着他们一直看着,望眼欲穿的。

她看出他们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,但是,即便是不太对劲,瞧着自己心爱的少年跟另一个女孩子这般亲近,她也是难受的。

终于,纪雪豪退了一步:“第一个条件,我要问过羽儿,才能答复。所以,不放先说说余下两个条件。”

金珠当即勾了勾唇,重新望着他清润而无瑕疵的容颜,道:“红麒的第一个孩子,不论男女,都必须是我生的!”

纪雪豪当即道:“好!”

反正他不是红麒,答应了也不算。

而金珠则是因为这个,欣喜若狂,差一点就要跳起来了!

她扑向纪雪豪,却又被纪雪豪凝眉的动作生生定在原地,却还是忍不住新潮的澎湃,问:“,还是愿意要我的,对不对?”

纪雪豪不答反问:“第三个条件!”

金珠脱口而出:“永不休妻!还有,不抬平妻,只有我一个正妻!”

“好。”纪雪豪又答应了。

反正跟她拜堂的是公鸡,公鸡要不要娶母鸡,他作为人类,管不着!

金珠捂着胸口,快乐的不得了,想着,原来他也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喜欢羽儿的:“去跟羽儿说吧!我等着!”

纪雪豪一想到倾羽可能因此而伤心,便紧抿着唇。

他刚刚抬步往前去,却又听金珠道:“如果她不答应,便也不答应的话,那我可能会不高兴的。如果我不高兴,我可能就真的搬回皇宫的娘家去,三年五载不回来,到时候,们自己想办法去偷文献吧!”

之前是巴结着他,怕他不理自己。

现在世道变了,是他有求于自己,她自然也要坐地涨价、水起船高啦!

纪雪豪步履微顿,又继续朝着木屋而去了。

轻轻地推开了门,他看见倾羽安静地坐在榻上,那边有个小窗可以直接看见院里的风景,此刻却是关上的。

尊者在一边笑意盈盈地望着他们:“都过来,我把内丹的力量分给们。”

纪雪豪沉默着,望着倾羽,开口讲金珠的条件,真的很是艰难。

有这么一刻,他甚至想着,要不自己潜伏进去偷了文献加上一笔吧,但是转念一想,这种皇朝史记,没准就是在什么皇陵,或者宫廷要地,不是他的力量就能取出的。

再加上他刚刚跟金珠说过了,万一金珠加强防备,反而坏事。

倾羽从榻上跳下来,来到他身边,嘟着小嘴问:“怎么这么久?她是不是跟谈条件了?”

纪雪豪深深看了她一眼,平静道:“她说,每个月初一到十五,她要跟我同房同床而睡,但是,她保证不会碰我。若不答应,她便不帮。我……这毕竟关系哥哥的性命,所以,我来问。”